捷泰资讯网

诗书含谷 | 巴金写给10个寻求理想的孩子的信

2019-09-11 15:04栏目:观点

文章始于笔下,品味流于鉴赏。欢迎大家收听本期的《诗书含谷》,亦诗亦书,总有经典,我是主播赵明,每周与您相约。






引用:


巴金(1904年11月25日—2005年10月17日),男,汉族,四川成都人,祖籍浙江嘉兴。原名李尧棠,中国作家、翻译家、社会活动家、无党派爱国民主人士。1904年11月生在四川成都一个封建官僚家庭里,五四运动后,巴金深受新潮思想的影响,并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开始了他个人的反封建斗争。1923年巴金离家赴上海、南京等地求学,从此开始了他长达半个世纪的文学创作生涯。








正文:


亲爱的同学们:


你们的信,使我感到为难。我是一个有病的老人,最近虽然去北京开过会,可是回到上海就仿佛生了一场大病似的,一点力气也没有,讲话上气不接下气,写字手指不听指挥,因此要"以最快的速度"给你们一个回答,我很难办到。要带着你们朝前飞奔,不是我不愿意,而是力不能及了。这就说明我不但并无"神奇的力量",而且连你们有的那种朝气我也没有,更不用说什么"神秘钥匙"了。


不过我看你们也不必这样急。"寻求理想"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理想是存在的。可是有的人追求了一生只得到幻灭;有的人找到了它一直坚持到生命的最后一息。各人有各人的目标,对理想当然也有不同的理解。你们在"向钱看"的社会风气里感觉到窒息,不正是说明你们的理想起了作用吗?我不能不问,你们是不是感到了孤独,因此才把自己比作"迷途的羔羊"呢?可是照我看,你们并没有"迷途","迷途"的倒是你们四周的一些人。






我常常想,我们生活在其中的社会有时会是十分古怪,叫人难以理解。人们喜欢说,形势大好,我也这样说过。这种说法不是没有道理,我也有自己的经验;根据我耳闻目睹,舍身救人、一心为公的英雄事迹和一人有难八方支援的好人好事,每天都在远近发生。从好的方面看当然一切都好;但要是专找不好的方面看,人就觉得好像被坏的东西包围了。尽管形势大好,总是困难很多;尽管遍地理想,偏偏有人唯利是图。你们说这是"新的现象",我看风并不是一天两天刮起来的。面对着这种现象,有人毫不在意。即使出现这样的情况,譬如说钞票变成了发光的明珠,大家都追求发财这一个目标,人人争当"能花会赚"的英雄;又譬如说从喜欢空话、爱听假话,发展到贩卖假药、推销劣货,发展到以权谋私、见利忘义。他们还是说这是支流,支流敌不过主流,正如邪不胜正。


我也是相信邪不胜正的人。但是同学们,请原谅,束手等待是盼不到美好的明天的。我说邪不胜正,因为在任何社会里都存在着是与非、光明与阴暗的斗争。最后的胜利当然属于正义、属于光明。但是在某一个时期甚至在较长的一段时期,是也会败于非,光明也会被阴暗掩盖,支流也会超过主流。在这里斗争双方力量的强弱会起大的作用。在这一场理想与金钱的斗争中,我们绝不是旁观者,斗争的胜败关系到我们每个人的命运。


我常常想,为什么宣传了几十年的崇高理想和大好形势,却无法防止黄金瘟疫的传播?为什么用理想教育人们几十年,今天年轻的学生还彷徨无主、四处寻求呢?小朋友们,不瞒你们说,对着眼前五光十色的景象,就连我有时也感到迷惑不解了。我要问,理想究竟是什么?难道它是虚无缥缈的东西?难道它是没有具体内容的空话?这几十年来我们哪一天中断过关于理想的宣传?那么传播黄金疫的病毒究竟来自何处、哪方?今天到处在揭发有人贩卖霉烂的食品,推销冒牌的假货,办无聊小报,印盗版书,做各种空头生意,为了致富不惜损公肥私、祸国害人。这些人,他们也谈理想,也讲豪言壮语,他们说一套,做另外一套。对他们,理想不过是招牌、是装饰、是工具。他们口里越是讲得天花乱坠,做的事情越是见不得人。在所谓"不正之风"刮得最厉害、是非难分、真假难辨的时候,我也曾几次疑惑地问自己:理想究竟在什么地方?它是不是已经被狂风巨浪吹打得无踪无影?我仿佛看见支流压倒了主流,它气势汹汹地滚滚向前。然而即使在这个时候我也没有理由灰心绝望,因为理想明明还在我前面闪光。






理想,是的,我又看见了理想。我指的不是化妆品,不是空谈,也不是挂在人们嘴上的口头禅。理想是那么鲜明,看得见,而且同我们血肉相连。它是海洋,我好比一滴水;它是大山,我不过一粒泥沙。不管我多么渺小,从它那里我可以吸取无穷无尽的力量。拜金主义的洪流不论如何泛滥,如何冲击,始终毁灭不了我的理想。问题在于我们一定要顶得住。我们要为自己的理想献身。


我在二十年代写作生活的初期就说过:"把个人的生命连系在群体的生命上面,在人类繁荣的时候,我们只看见生命的延续,哪里还有个人的灭亡?"在三十年代中我又说:"我们每个人都有更多的同情,更多的爱,更多的欢乐,更多的眼泪;比我们维持自己的生存所需要的多得多,我们必须把它们分给别人,不这样做,我们就会感到内部干枯。"你们问我伏案写作的时候想的是什么?我追求什么?我可以坦率地回答:我想的就是上面那些话。


亲爱的同学们,我多么羡慕你们。青春是无限地美丽,青年是人类的希望,理想不抛弃苦心追求的人,只要不停止追求,你们会沐浴在理想的光辉之中。不用害怕,不要看轻自己,你们绝不是孤独的!昂起头来,风再大,浪再高,只要你们站得稳,顶得住,就不会给黄金潮冲倒。


巴金


六月二十五日










评论:


巴金的回信中,表达了在当今“向钱看”的社会风气中感到的窒息,而孩子们并没有迷途,迷途的是他们周围的那些大人。他用朴实的文字和真挚的情感,让感觉陷入迷途的孩子们,重新坚定了理想。这封信,已经给予了他们答案。


好了,今天的诗书含谷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