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泰资讯网

学赏画(23)写实派与印象派画家爱德华 Manet简历

2019-08-16 10:40栏目:科技

注:黑体字为作品的解析部分。


爱德华·马奈代表作品


油画人物:春天、死去的基督与天使、受惊的仙女、拿佩剑的男孩、西班牙歌手、草地上的午餐、喝苦艾酒的人、老乐师、圣拉扎尔车站、福利·贝热尔的吧台、处决马西米连诺、手持调色板的自画像、奥林匹亚、杜伊勒里花园音乐会、戴紫罗兰的贝尔特·莫里索、画室里的午餐、吹短笛的少年、贝尔特·莫里索像、娜娜、左拉肖像、酒馆女招待、李子白兰地、死了的斗牛士、穿玫瑰金色鞋子的贝尔特·莫里索、阳台、在温室里、莫奈一家在阿让特伊花园里、在咖啡馆里


油画风景/静物:插满旗帜的蒙尼耶街、白色牡丹花、隆桑的赛马、威尼斯大运河、奇尔沙治号与阿拉巴马号之战


春天


画中模特珍迪马茜


《春天》解析

《春天》的模特是女演员珍妮·德·玛斯(Jeanne de Marsy)的肖像,珍妮被视为春天的比喻,这个自古典文明以来艺术家们多有涉及的主题,通过马奈突破性的绘画风格和前卫的画面设定得以展现。遗憾的是,马奈并没有完成四季系列画作。在这幅优美之作中,马奈将珍妮迷人而自信的形象塑造为春天。他使用黑色为作品定下基调,并突出了珍的娇弱。艺术家在该作品中投射一种现代女性的概念,即具有女性美、自由、迷人却又转移观者的目光。

作品名称:《吹笛子的少年》


年代:1866年


类型:布面油画


规格:160 × 98 cm


现收藏于:法国巴黎奥塞美术馆


作品简介


这幅画表现一个皇家卫队的年轻轻骑兵正在吹短笛,这是一种声音尖锐的木制小笛子,它用于引导士兵投入战斗,笛子的名称成了画的题目。


由一儿童在画家的画室里扮演的乐师占据了画的中心位置。画家清楚地显现在色调细微变化的灰底色上,画底没有给出一个确切的空间,仅仅给人一种空气在他的周围流动的印象。画家在他的肖像画中常常使用的这种中性的不可触知的背景。


爱德华·马奈,《吹笛少年》,油画,160cm×98cm,1866年,巴黎奥塞美术馆


爱德华·马奈(Édouard Manet,1832年1月23日-1883年4月30日,水瓶座)出生在法国巴黎的写实派与印象派画家。马奈的画风乍看之下应该属于古典的写实派画风,其人物细节都相当有真实感。但马奈之所以也被归为印象派画家的原因,在于他所画的主题,颠覆了写实派的保守思考。要画战争,就画冲突性高的,被处决的画面。要画野餐,就画争议性高的对比,裸女自然的坐在穿西服的绅士当中。马奈很明显的表示出,印象派并不仅仅靠绘画技巧来与众不同,主题也可以重新思考的一个概念。


马奈《读书》,画中女人为婚后的苏珊娜


马奈《受惊的仙女》the surprised nymph


马奈《受惊的仙女》赏析

马奈《受惊的仙女》,画中为马奈情人苏珊娜Suzanne。


刚出浴的Suzanne有着美好丰腴的身体,像仙女般在丛林中出现,浴巾仅仅的裹住身体、双眼带着惊慌的望着面前仿佛不愿让人看去一般。同为出浴,在马奈笔下,Suzanne是否也是在致敬那个Susanna呢?


《拿剑的男孩》(Boy Carrying a Sword),由法国画家爱德华·马奈1961年创作,现藏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作品描绘了一个打扮成西班牙十七世纪装束的小男孩,抱着一支成人使用的长剑和剑带。画面上的男孩是军乐队中的一名少年,也是马奈的传世名作《吹短笛的男孩》中的主角。

拿佩剑的男孩


他是19世纪印象主义的奠基人之一,印象派领袖人物。他从未参加过印象派的展览,但他深具革新精神的艺术创作态度,却深深影响了莫奈、塞尚、凡高等新兴画家,进而将绘画带入现代主义的道路上。受到日本浮世绘及西班牙画风的影响,马奈大胆采用鲜明色彩,舍弃传统绘画的中间色调,将绘画从追求立体空间的传统束缚中解放出来,朝二维的平面创作迈出革命性的一大步。


Emile Zola的肖像


人们在追溯现代派绘画的起源时,通常以1863年马奈在落选者沙龙中展出《草地上的午餐》为开端,拿破仑三世想用皮鞭抽打的不朽之作开始,世界画坛出现了日新月异的变化。


爱德华·马奈是法国19世纪著名画家,印象派领袖。他出生在巴黎一个富有的法官家庭,青年时当过海员,后进入学院派画家库图尔画室学习。但独特的个性使无法容忍学院派的那种僵化与虚假,他说:"每当我走进画室,总觉得好像是走进了坟墓一样。"离开画室后,他到各地美术馆临摹和研究前代大师们的作品。


作品名称:《西班牙歌手》


年份:1860年


类型:布面油画


规格:147.3x114.3cm


现收藏于: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作品简介


《西班牙歌手》(The Spanish Singer)是法国画家爱德华·马奈创作于1860年的一副布面油画,1949年被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这是一副用写实手法描绘西班牙异国情调的作品,1861年在他29岁时,他的这幅作品《西班牙歌手》终于首次在官方沙龙展出,因于这幅画具有古典造型基础,又有明亮鲜艳、光与色的整体表现,仍保持着形象的真实感,当时受到好评,在巴黎画坛上崭露头角。同期他也展示了他父母的肖像。《西班牙歌手》当时受到了积极的评价,并赢得了一个体面的结果。法国作家查尔斯波德莱尔、法国记者和文学评论家戈蒂埃都称赞画面的“真彩色”和“有力的笔触”。马奈因此成为先锋派运动的领袖和鼓舞了一批青年艺术家。


《喝苦艾酒的人》(The Absinthe Drinker)


《喝苦艾酒的人》(The Absinthe Drinker)被认为是马奈的第一副主要的绘画作品。描绘了一位流连于罗浮宫但又衣衫褴褛的酒鬼,然而,画作在沙龙上落选,原因据说是评审们认为马奈“失去了道德感”,因为苦艾酒当时虽然未被禁止,但喝苦艾酒至少是一桩丑闻。他的同行埃德加·德加闯的祸则更大,后者的名作《苦艾酒》1893年送伦敦参展时,竟引发了英国人的“反法”浪潮,不苟的英国人将苦艾酒看作是“法国毒药”。另外需要说明的是,本画中的男子在马奈后来的《老乐师》中出现过,形象和神态几乎一模一样。

老乐师 The Old Musician1862 年 尺 寸 : 187.4 x 248.2 cm


1865年展出的马奈另一件作品《奥林匹亚》同样以其离经叛道的艺术形式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遭到了评论界和新闻界的猛烈攻击,被咒骂为"无耻到了极点"。以左拉为首的进步作家和青年画家们则为马奈喝彩。左拉说:"马奈将在卢浮宫占一席地位。" 这场争论使得马奈名声大振,一批年轻画家聚集在他周围,他们受马奈新颖画风影响,努力探求新的艺术风格与手法,被当时人讽刺为"马奈帮",这就是后来著名的印象派,马奈无形中成为这些印象派画家的领袖。马奈以其强烈的绘画敏感性和其典范性的作品,使他所处时代的绘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1883年4月30日,马奈病逝。马奈这一名字出典于拉丁文题铭 Manet et manebit,意思是:"他活着并将活下去"。


马奈《奥林匹亚》


马奈《奥林匹亚》

女人直视赏画者。她的冷漠告诉我们:这样的人她见的多了。仆人拿来一束花,她不感兴趣。年轻女子后仰着,躺在大枕头上,不把自己交给任何人或是任何东西。你来见她,这就是了。

她对送来的花没多大兴趣,就像她对身下披巾上刺绣的感觉。马奈用同样技法绘制它们,用自由和轻盈的笔触。几笔红色和蓝色随意挥洒,在白色中熠熠发光,丰富,有沙沙声,被黄色软化,还点缀着金色。

奥林匹亚这个样子比裸着还要糟,她带着不多的首饰,脖子上系着黑色带子,蓝色镶边拖鞋在脚上摇晃欲坠:她未着衣衫,同时也不是完全裸体。她有意这样展示自己,要震撼那些中产阶级,那些自命不凡、裹着高尚文化修养外衣的人们。对画家工作室周日访客们来说,古典神话更适合,他们可以放心享受令人尊敬的裸体:大理石和珍珠母般色泽的肌体、适当的裸露,尤其是这些背后的古典文学传统。所有这些表情惊讶的女神,观赏起来如此愉悦——困惑让她们免于裸露之罪。但是,对于提供礼貌得体手册这样的事情,马奈毫无兴趣。

这尤物拒绝为了礼节而转移视线,在她旁边,那只小猫都要伸展四肢,不敢声明自己的天真无邪。一只睡着的猫可能也要比这只不道德的生物要好,它的黑色皮毛融入到后面的布帘中。它弓着腰,双目在黑暗中放着光,制造出令人不安的效果。无论它还是年轻女子,都无法接受其他陪伴。女人是放肆无礼的象征,躺在亮光里,让人看得一清二楚。猫,尽管难以被人发现,却没人羡慕它的自由和灵活。实际上,它只是强化了自己几个世纪以来的印象:狡猾。

奥林匹亚的猫弓着的身体,与年轻女子柔软灵活的身体中,都有同样的神经力量。猫对接近的人很警觉。仆人在等待女子的指令。女仆献上花束,把纸往后拨,让花露出来。但是来访者已经知道,自己没有特权。这里只有他是被观察、被评价和轻视的对象。礼物太平庸了,奥林匹亚不屑一顾。猫也不会受到打搅。

马奈受过良好教育,养成一副绅士派头,自视清高,热情奔放,不受拘束,追求独立自由,他反对保守,同情进步,维护共和主义,具有自发革命意识。19岁参加过革命暴动,还曾和德加、巴齐依参加过国民自卫军,年轻画家巴齐依阵亡。他同情巴黎公社起义,还被选为公社艺术家联盟委员,这些都是他对自由的忠诚和浪漫的激情所致。当他把全部渴望自由的生命和热情转向艺术时,他在绘画中开辟了一个新时代。29岁的马奈在沙龙展出《西班牙吉他演奏者》,在巴黎画坛上崭露头角。他的画具有古典造型基础,又有明亮鲜艳、光与色的整体表现,仍保持着形象的真实感。


法国 马奈 《草地上的午餐》 布上油画 纵208×横264.5厘米 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这幅描写了一个裸体女子和两个穿衣男人在草地上野餐的作品,1863年在巴黎的“落选者沙龙”上引发了法国 艺术界的许多争议。尽管作品的主题是以乔尔乔纳的《田园合奏》和蒙特的版画《帕里斯的评判》为蓝本的,但它 还是引起许多人的愤怒。因为古典的田园式的主题,在马奈的作品中被具有现实意义的形象语言所代替了。此画的 人物置于树木茂密的背景中,中景不远的地方有个弯腰的白衣女子,成为由前景三个人物组成的古典式三角形构图 的顶点。画中不论是人物还是色彩的明暗,都充满鲜明的对比,画家感兴趣的是阳光透过树叶照射在丰满的人体上 所产生的色彩反映,以及光影与人物所构成的新奇图像。这幅画的挑战性展出,把马奈推入前卫艺术家的行列,并 使他成为印象派画家们的精神领袖。

《系袜带的妇人》,画中女人为婚后的苏珊娜,马奈撒娇地称呼妻子为“胖胖的苏珊娜”。


1863年马奈31岁时,在落选沙龙展出《草地上的午餐》,在巴黎引起轩然大波,并遭到拿破仑三世和舆论的攻击。不论是题材还是表现方法都与当时占统治地位的学院派原则相悖。它直接表现尘世环境,把全裸的女子和衣冠楚楚的绅士画在一起,画法上对传统绘画进行大胆的革新,摆脱了传统绘画中精细的笔触和大量的棕褐色调,代之以鲜艳明亮、对比强烈、近乎平涂的概括的色块,这一切都使得官方学院派不能忍受。而左拉却肯定他的艺术。马奈总是以古典的高贵气质和华丽美艳的印象派色彩一直交融在自己的画中。1882年沙龙展出了他生前最后一幅作品《福利·贝热尔的吧台》,因而获得极大成功,官方授予他“荣誉团勋章”。病中的马奈说:“这实在太晚了。”第二年的4月30日,马奈永远离开了他热爱的光和色的世界。


作品名称:《死了的斗牛士》


年份:1864-1865年


类型:布面油画


规格:76x153.3cm


现收藏于:美国华盛顿国家博物馆


作品赏析


马奈在1864-1865年见,曾经利用明与暗的对比,以显露的方式画了一幅名为《死了的斗牛士》(Dead Matador)的油画,传达出死亡对人的震撼效果。 在这幅作品当中, 各种明暗之间的对比都十分一致,明暗值的数目亦十分的少,因此观赏者几乎只在一瞬间就能看清全部画面,好像看到一种类似照相的现实景像。除此之外,由于画中各个明暗区域所形成的形样十分强烈,使我们在注视斗牛士的躯体时,不会觉得他周围的空间与我们所存在的空间是一样的。


斗牛士脚上穿着的浅帮鞋与长统袜,在画面位置上会使观赏者觉 得它们是在较远的一端,但是马奈却违反一般人的视觉经验,将它们 画得和前端的头发与面庞一样,有同样鲜明的对比。这种表现手法,造成了观赏者的一种视觉障碍,把观赏者与斗牛士所在的死亡世界隔了开来。 由于这些明暗区域的对比相等,带给人强烈的感受,使我们感受到斗牛士的死亡是不自然与突然的。马奈为了使观赏者得到这个现实 印象,并没有把这位斗牛士的脸庞画成痛苦或难过的狰狞面目,反而藉由他的安详表情,带给我们另一种不同的死亡概念。


爱德华·马奈艺术特点


马奈全副心思都集中在艺术上,他的反抗意识也就十分自然地表现在绘画上了。当他在库退尔的画室里学画时,他就已经不再盲从地跟着老师,因而受到了他的伙伴的欢迎。可是,马奈还是在库退尔的画室里工作,并按照学院派的规矩,临摹古代画家的作品。他经常参观卢浮宫,他游览过意大利,德国、比利时和荷兰,这些都帮助他获得了造型艺术的良好造诣。马奈虽厌恶学院派,但也不喜欢如居斯塔夫·库尔贝这样的学院反对派。他把自己的全部经验和技巧,全都用于以其自己的方式去解释和表达他所描绘的现实。不仅如此,现实对于他,仅仅是创造另一种他自己尚未明确认识到的事物的根据,这另一种事物便是艺术。但独特的个性使无法容忍学院派的那种僵化与虚假,他说:“每当我走进画室,总觉得好像是走进了坟墓一样。”离开画室后,他到各地美术馆临摹和研究前代大师们的作品。


从《奥林匹亚》这幅画上,可以看到马奈绘画风格的统一,看到了所有描绘对象都服从于统一的设色效果。裸女被归结为画家所感受至深的色彩结构--它尽管是以压缩式浮雕形式出现的,但已变为立体了。由此而产生了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诗意,因为这种诗意完全来自出现在观者眼前的艺术形象本身的完整性、感染力和生命力。马奈就是这样,在他描绘他所见到的事物时,不是为了达到美或真实,而是为了使形与色达到他所想象的统一。为达到这个目 的,他毅然放弃了在上流社会中极受欢迎的脂粉气的描绘方法;为此他把他的维克托里娜(奥林匹亚画中的裸体女子)画成了宠物与玩偶的一种混合体。美、真实、生命--所有这一切在他那里都被艺术吞没了。


马奈在《奥林匹亚》中表现了他的观察方法的自由。这样一来,他自己就不知不觉地,或者几乎不知不觉地把手法变成了理想,为他自己的创作想象开创了道路,在“奥林匹亚”这幅画中,提出了后来为整个当代艺术所接受,被整个当代艺术奉为基础和旗帜的自由观察方法的原则。


爱德华·马奈艺术成就


马奈的成就主要体现在人物画方面,第一个将印象主义的光和色彩带进了人物画,开创了印象主义画风。马奈早年受过学院派的六年教育,后又研究许多历代大师的作品,他的画既有传统绘画坚实的造型,又有印象主义画派明亮、鲜艳、充满光感的色彩,可以说他是一个承上启下的重要画家。他的作品(尤其是肖像画)很自然地反映出了人物的性格和心理。《吹笛少年》用几乎没有影子的平面人物画法,表现人物的实在,从这里可以看到马奈的才气和自负感。此画明显带有日本浮世绘版画的影响。


马奈并不分成印象派的色彩理论,与印象派之排斥黑色不同,马奈却是十分善于使用黑色的。它像乐队中的定音鼓,使整个画面的色彩响亮醒目而又各得其所。在瓦伦斯的肖像中,裙子的黑色正是起到了这种作用。1812年,马奈在巴提约尔街的画室成为青年画家向往和聚会的地方。后来成为印象画派成员的莫奈、德加、雷诺阿等人,经常在此聚会,马奈成为他们心目中的领袖。


印象主义不依据可靠的知识,以瞬间的印象做画。画家们是抓住一个具有特点的侧面去做画,所以他们必须疾飞画笔把颜色直接涂在画布上,他们只能多考虑画的总体效果,较少的顾及枝节细部。印象主义的以粗放的笔法做画,作品缺乏修饰,是一种外表草率的画法。印象主义采取在户外阳光下直接描绘景物,追求光色变化中表现对象的整体感和气氛的创作方法,主张根据太阳光谱所呈现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去反映自然界的瞬间印象,印象主义的作品选择的题材面比较广泛,无论是在城市或是在乡村,画家都试图捕捉到瞬息多变的大自然。


福利·贝热尔的吧台 法国 马奈 布上油画 纵96×横130厘米 伦敦科陶德学院美术馆藏

此画是马奈晚年的代表作。在这幅画中,他最后一次刻画了他所熟悉和喜欢的巴黎喧嚣豪华的生活。画中描绘了 一位金发女招待站在吧台后面,身穿饰有宽大花边的紧身上衣,两手撑在台面上,正在应酬顾客。她的身后是一面大 镜子,画外的一切都隐隐约约地收入其中。洒吧间里灯火辉煌,宾客满座,热闹华丽的景象被表现得淋漓尽致。为了 加强空间的对比关系,画家特意利用了大块的玻璃镜作为背景,以琳琅满目的酒瓶、玻璃杯作为前景,使画面变化丰 富而生动,好似观者自己正站在柜台前。这幅画于1882 年沙龙展出后,得到了广泛好评,并荣获一枚荣誉团勋章。

圣拉札尔车站 法国 马奈 布上油画 纵93×横114厘米 华盛顿国家画廊藏

此画描绘的是巴黎罗马街友人伊尔修的院子内,母女俩在铁栏杆旁悠闲休息的情景。母亲安详地坐着看书,小女 儿背着脸正透过铁栏观看下面的圣拉札车站。画面明暗对比强烈,然而又很柔和协调,是画家成熟期的代表作之一。

作品名称:《死去的基督与天使》


年份:1864年


类型:布面油画


规格:179.4x149.9cm


现收藏于: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作品赏析


《死去的基督与天使》(The Dead Christ with Angels)是马奈极其罕见的宗教题材油画作品。画中的基督用栗色勾脸上轮廓,深陷的眼窝和两鬓结痂的血污。黄色调突出他的鼻尖、脸颊上的苹果肌和突出的额头。他的眼睛和嘴左半部分是开放,右眼闭合,脸上呈现了一个阴影使得他的头部像后退去一样,白色颜料填充他的整个肢体。看样子是基督从十字架上移除,安放在临时的坟墓,身下放着白色的亚麻布,他身体的周围有几层厚厚的白色的毯子。右边天使金黄色的衣服蓝色翅膀,眼眶挂着泪水,右手托着基督的脑袋,左手正在用白布包裹基督。左边天使的紫红色金领长衣褐色翅膀,右手抵额,眼妆晕开到眼底。尽管画面运用多种明亮的颜色,天使的描绘手法也偏向古典主义,但是主体的基督苍白青色现主义的手法带有死亡的真实性,打破了原有的宗教画神圣、庄严或者浪漫的传统。


十九世纪,受西班牙美术在法国流行的影响,马奈那个时期的作品融入了很多的西班牙元素。1861年,马奈《西班牙歌手》作品中的西班牙主题和表现方式赢得了沙龙美展大奖并且得到了当时评论家赞扬,使得马奈认为他可以通过在对传统艺术题材表现方式借鉴的基础上融入自身的表现技巧以及对于现实的态度,从而在艺术传承与创新官方风格与自我对现实的关注之间达到一种所谓的平衡,而这种平衡以使他既能使美展加以接纳,同时又可以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发表自己的意见。


《死去的基督与天使》是马奈在宗教与政治博弈的背景下,为沙龙获奖拉拢政府支持,于是创作试图冒犯虔诚的宗教信仰作品,却低估宗教在思想上隐形的控制影响,最终导致其新形式不被公众认可。画面中基督的尸体是“无限的希望”与“残酷的现实”宗教与政治这两个利益体之间发生碰撞的表现。


浴缸里的妇人


《死去的基督与天使》想表达的含义非常复杂,这一点与马奈自身的画风一样,在绘画中对宗教题材使用具有颠覆性,破坏了普通宗教意向的说服性效果,没有完成宗教绘画中的基本要求,没有传达足够的尊崇与信仰,这也是马奈自身缺少对宗教的狂热表现。事实上题在《死去的基督与天使》石头上面的那句福音书的话是由他的传教士老友于雷神父告诉他的,所以马奈根本不在乎宗教,宗教在他眼里只是可利用的某种素材,他追求的是绘画艺术本身,这也是他一生中只画过两幅宗教题材绘画的原因之一。


Nana 娜娜


无论马奈创作《在死去的基督与天使》的动机是什么,作品用矛盾的方式来讲传统基督教故事,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它加剧基督教的信任体系的崩溃,画面中基督的现实主义表述方式对勒南“基督死去论”给予了有效的支持。另一方面,叙事者的清晰化,降低叙述权威的力量和可信度。导致的结果是画面故事的真空化即不存在的故事,或更准确地说,是不断地开启多重意义的可能性。马奈大胆地使用的“错觉”、“偷换概念”这些手法,使画面表现出多重意义,开始让人们不断思索宗教信仰的合理性。


柠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