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泰资讯网

我看书法的审美标准

2019-07-30 22:23栏目:科技

一眼瞥见报纸编辑在微信上的留言,说这期专栏文章要我谈谈书法领域的美丑现象或审美标准。我心里暗自叫苦,因为写这样的文章多半是出力不讨好的差事。因为,两千多年前,柏拉图就借苏格拉底之口,对什么是美进行了最后的概括,那就是:“美是难的”。可见,从古希腊开始,人们就知道要理解美是一个难题!即使是德国大哲学家黑格尔,他也感慨道:“乍看起来,美好像是一个简单的观念,但是不久我们就会发现:美可以有许多方面。人们往往只抓住一点而不及其余。”美是那么捉摸不定,我自然担心自己会成为那个“只抓住一点而不及其余的人”。




王世国草书《观荷》:佛山盛日照荷塘,雾漫芙蓉冉冉香。不染淤泥千古意,从来莲客共芬芳。




许多人看来书法就是写字,欣赏书法也便像是看图识字。其实,不然。与绘画、雕塑不同,书法形象既具象而又抽象,从某种程度上说,它更接近于音乐。因此,对书法艺术的审美欣赏,原本就是一种属于高层次的文化修养,因为它是一种对点画、线条、墨色、节奏、气韵等构成的抽象美的审美能力。所以,说美难,而说书法之美更难。正如法国哲学家狄德罗说的:“人们谈论最多的事物,往往是人们最不熟悉的事物;许多事物如此,美的本质也是这样。”不过我想,反正只是一家之言,但说无妨。




我认为,书法之美就在于符合自然之道。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所以,“道”的本质和最高境界就是自然。那么,什么是自然之道呢?自然之道就是阴阳之道,《易经》中说:“一阴一阳为之道。”老子《道德经》中“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以抱阳,冲气以为和。”阴与阳相辅相成,相生相克,由此形成天地的四季变化和万物的生死荣枯,并且这些不同、变换、变化,又是按照一定的秩序和规律,循环往复,是那么和谐,自然而然。故老子慨叹道:“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这就是天地的大美所在。




王世国行书《琼州观花》:“朱槿黄蝉戏杜鹃,无忧金凤舞龙船。春乡花海琼州看,无限枝头百色鲜。”


书法艺术美的创造应当效法天地精神,体现自然之道,那就是要表现出万物相生相克的和谐感、大自然丰富多变的生命感。这是书法家的根本宿命。因此,如果说一幅书法作品是美的,那并不等于说字写得漂亮就是美,例如看起来工整秀丽的“馆阁体”、“台阁体”,因为千字一面、万人雷同,僵化单调,反而是丑的。说这幅字美就是说在这幅作品中融汇着许多类似阴阳对立的艺术元素:用笔的方与圆、正与侧、徐与疾,用墨的黑与白、浓与淡、干与湿,结字的开与合、正与斜、向与背、揖与让,线条的曲与直、粗与细、轻与重、长与短,章法的疏与密、虚与实等等。这些相互对立的艺术元素不断变化、组合,成为一个和谐的整体,呈现出生命感和节奏感。这就是书法之美,也是自然之道。




王世国草书杜甫名句: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所以,用最简单的话来说,书法艺术的美,根源于对大自然的赞美、对于生命的赞美。张旭观公孙大娘剑舞、担夫与公主争道; 怀素观夏云奇峰、惊蛇入草、飞鸟出林;黄庭坚在舟中观老船工荡桨、郡丁拨棹;颜真卿观屋漏痕、坼壁路;如此等等。这些书法大家“外师造化,内得心源”,都是从自然中领悟到书法笔法和创作灵感。可见,书法能通天地之道、得自然之理,才有生命的活力和灵动的神气,才有书法艺术的美。否则,那便是“死蛇烂蟮”。正是 书法作品中的笔法、结字、墨法和章法中包含着那些相互对立而又统一的艺术元素,构成了和谐流美的点画运动,那种神采气韵,或雄健、或秀丽、或古拙、或淡雅,呈现出种种不同的生命状态和审美情感。




的确,书法家运笔书写的每一个字都含阴阳:横为阴而竖为阳,笔画轻细为阴而粗重为阳,点画短促为阴而纵长为阳,墨色枯淡为阴而浓润为阳,按锋蓄势为阴而提笔跃出为阳……凡是优秀的书法作品都是阴阳调和、对立统一、丰富多彩的,体现出了自然之道——万物相生相克的道理。所以,书法即书道,书法之法的根本在于法道,天道通则大道通,书道乃通,作品生机和神气乃出,才能与天地精神相往还,达到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这样书法艺术作品就是美的。




俗话说: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书法艺术审美鉴赏的“门道”,就是要超越书法形象美与丑的表象,不拘泥于是“丑书”还“美书”,而是要看其笔法、结字、墨法、章法中那些类似阴阳对立的艺术元素,在作品中是有是无?是否丰富多彩?无则劣、有则佳、多则优。书法审美鉴赏就是要看书法家如何将那些相互对立的艺术元素,运用到书法创作之中,生硬笨拙者劣,娴熟巧妙者佳,天衣无缝者妙。这就是书法艺术的审美标准。


(本文作者:王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