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泰资讯网

《陈情令》义城篇惨烈完结,对比之下,忘羡真

2019-08-07 16:53栏目:科技

昨天我大把大把的眼泪都给了义城组的三角关系。我从前一直觉得,等待是最难熬的事,所以我一直极心疼二哥哥,一直觉得,二哥哥实在是太苦了。但是昨天我突然明白,真正的残酷其实不是等待,而是无论你如何等待,那个人都不会再回来。


对比晓星尘和宋子琛,二哥哥这种“我终于等到了你,我还能亲自告诉你,你对我有多重要”的结果,简直甜得没边儿了!


什么叫苦呢?晓星尘和宋子琛,才是真的苦啊!子琛写“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的时候,我真的哭崩了!


昨晚忘羡触动我的第一个点,是二哥哥的“幸好。”


二哥哥是个内敛的人,但是也极其细腻。所以子琛和晓星尘的事情还是给了他非常大的触动和震撼的。


当他看到宋岚负霜华独行的时候,他在这么多年里因为等待羡羡所受的一切煎熬,都已经化成了深切的庆幸。


羡羡问“幸好什么?”二哥哥并没有回答。但其实,他想说的是“幸好你回来了,幸好我们不用像晓星尘和宋岚那样。”


后续,这种庆幸也会包着这么多年来所有的牵念,变成给羡羡的浓郁宠爱。


经过16年的时间,从前那些很轻微的触动,已经被淬炼成了更深层次的羁绊。这两个人,现在已经到了“触景便生情”的地步了。


逛市集,二哥哥只是看到了一个兔子灯,那个神情马上就不一样了。这种情绪的转换,当然不是区区一个兔子灯本身能引起的。


羡羡本来逛的也很高兴,但是看到市集上的小朋友,想到了阿苑,情绪马上就落下来了,眼神也凉下来了。


这个地方非常的触动我,哪怕到了现在这种地步,羡羡也依然是当初那个羡羡,他想守护的,所坚持的,从来都没有变过。


这个场景的氛围是非常凉的,但是他转头看到二哥哥之后,眼里的光又马上升腾起来了。我觉得这个地方两方面吧,一则是因为,二哥哥的确能左右羡羡的情绪,二则阿苑的事情,其实也进一步加深了羡羡对二哥哥的珍惜。就像晓星尘和宋子琛的事,让二哥哥觉得庆幸一样。我个人比较偏向于这是一个侧线推动,因为遗憾太多了,所以更要珍惜当下,珍惜当下身边所在乎的人。


两个人的默契,促使羡羡即刻便明白了二哥哥的心思。于是他跑过来说“蓝湛,你还说你不喜欢兔子~”


这个地方有个非常触动我的小细节,羡羡走向二哥哥的时候,是连蹦带跳走过去的。这么多年,他受了太多的苦,经历了很多本不该他经历的东西,其实他还是有很多伤痛的,但二哥哥用一点一滴的暖,把那个飞扬跳脱的少年重新唤醒了。


在他面前,羡羡可以无所顾忌,可以永远只做明媚少年。这一点真的太让人心动了。


二哥哥并没有否认自己喜欢兔子,羡羡撒娇说“我们把它买下来吧~”二哥哥说“好”。这时候最开心的当然是羡羡,他整个人笑得像朵花似的。


但是仔细去看的话,二哥哥脸上的笑意其实也并不少,眼神都要温柔的出水了~


这个时候二哥哥的情绪已经完全被羡羡牵动了。属于“魏婴开心我就开心,他皱个眉我就不开心”那种。


两个人买了灯开始往回走,拿着兔子灯的二哥哥太可爱了~


魏无羡他是没有手是吗?要不要这么宠啊?


这种拿着兔子灯的含光君,不要说蓝家小辈见了惊讶,是个人应该都会惊讶。


大哥到,三个人开始商议刀灵的事情。


大哥说“他不会那么做的”于是羡羡开始“咄咄逼人”一语道破了大哥“你心里有数,只不过是不想承认”的私心。


其实这一段里,二哥哥还是比较理解大哥的,因为他曾经也有过所谓的私心。虽然私心的具体内容不同,但说到底,都是想护着那个人罢了。


这边大人在商议事情,那边孩子们吵起来了,金陵开始说羡羡的种种不是,这个时候二哥哥的愤怒真的肉眼可见。马上就要冲出去了。


羡羡去拦,一把抓住了二哥哥的肩,但二哥哥还是走了。


二哥哥走了之后,羡羡也想走,但是被大哥叫住了。大哥说了一句“魏公子不必入心”来揭破羡羡的身份。羡羡摘下面具,说“原来泽芜君早就认出我了。”这个时候大哥的回答有趣了,他说“也是刚刚才确认的。”


那么我们就来看羡羡刚刚做了什么。


在三个人的谈话里,羡羡做了两件事,一,代述。这段谈话的一开始,羡羡就对大哥用了“含光君说了……但是没有说……”的句式。而二哥哥在旁边,是默然的。


试问除了一个魏婴,还能有谁让含光君一句话不说,默默听他说?


所以这里应该是让大哥疑心的一个点。


羡羡做的第二件事,就是抓住二哥哥的肩。如果说之前的第一件事只是让大哥疑心羡羡的身份。那么这个肢体接触。则是让他下定论的依据。


含光君清冷非常。素来不喜与旁人触碰,怎么可能让这个刚认识没多久的莫玄羽随随便便去抓他的肩膀。


除了魏婴,谁能有这个“想碰就碰”的权利?显然,谁都没有!


场景转换,小辈吵架。


小辈吵架最触动我的一个点是思追的“不要轻易下定论”这句话简化一下,其实就是二哥哥那句“未知全貌,不予置评”啊!这么多年来,二哥哥把思追教成了自己的翻版,也足见他对羡羡牵念之深。


姑苏蓝二,“爱婴及追”,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其实我看二哥哥那个气势汹汹走出去的样子,我以为他会发火的,结果他走出去之后只是给了个眼神,然后就去点酒了。


端着酒上楼的时候,小辈们的神情太妙了。这里其实已经将二哥哥的不同在所有人面前具象化了。


二哥哥进门的时候,羡羡正在和阿宁说话,所以二哥哥的“魏婴”没有得到回应,所以他又用避尘敲了内室的门框。这里敲门并不是为了“得到许可”而是“仅作提醒之用”是为了告诉羡羡“你干嘛呢?我来了。”


不是,蓝忘机,现在他的房间你想进就进了是吗?外边儿那道门不用敲是吗?


之后两个人坐下来,羡羡又开始问“你到底是怎么认出我的?”于是二哥哥开始抱怨“你这个人记性怎么这么差?”其实这个抱怨里面还是有“娇”的成分,言下之意是“我都叫你自己想了,你怎么这么久都没想起来?你记性怎么这么差呀?你不记得了吗?”


这里表面上是抱怨,其实却非常的娇,算是两个人之间的小趣味吧~二哥哥其实并没有真的怪羡羡~


一边抱怨一边还倒酒给他,我真的是醉了~真的,魏无羡没有手是吗?


一起上金陵台,算是官方认证了,这个人,已经是姑苏蓝氏的人了,我心甚慰。


金陵台这个地方,对羡羡来说并不是个好地方,所以他心里的思绪是很翻涌的,二哥哥这个时候,已经时刻留心他的情绪了。


羡羡稍显怅然,二哥哥就马上来安抚。我觉得这里的“走吧”除了表面意思,更是深层次立场表态。这一次,无论如何,二哥哥都不会再让羡羡一个人了。


包括对江澄的态度也是,二哥哥其实时刻留心,江澄的话会不会对羡羡造成刺激,这个时候,任何人都已经不能再欺负羡羡了。


进了斗研厅之后,开始有非议入耳,但这些非议,二哥哥都是不在乎的。他在乎的只有羡羡的态度。


羡羡跟侍女说谢谢,打招呼什么的,其实二哥哥是介意的。 所以,之后羡羡来问“回答问题怎么办?”的时候,二哥哥用“只需你不主动招惹旁人”来“敲打”他。


这话什么意思呢?简单一点说就是“你不要随意去撩拨别人,你别给我再招惹一个绵绵来。”


宴会过半,羡羡要出去,二哥哥还特地叮嘱他“别走远。”


这是二哥哥安全感匮乏的侧写,他现在已经不能接受羡羡长时间不在他的感知范围内了。可见16年前的事情,对他的打击和影响有多么的深。


羡羡到后院,教金陵打架,说是含光君教的,我真的笑死了,知己果然是拿来出卖的。


金陵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问“含光君还教你这个?”


羡羡的回答是“当然会”。


其实这个时候两个人都已经有意或无意的向所有人昭示对方对自己而言的不同。


哪怕羡羡现在的身份是莫玄羽,他也已经时时刻刻在昭示了。


入夜,两个人又坐下来喝酒了,纸片羡上线。真的,这个纸片羡太可爱了~


平时千杯不醉的魏无羡同志,这个时候只喝了一口,就开始巴巴的撒娇说“蓝湛,我好像有点醉了~”


然后趁机去碰人家的抹额。


对于这种拙劣的谎言,我们的含光君他竟然信了。他温柔似水的任凭别人去碰自己的抹额,还温柔似水的说了“别闹”。


二哥哥,你看看你自己的脸肿不肿啊?不是说非父母妻儿不可触碰的嘛?


我真的很佩服导演,很佩服编剧,剧情到此,情感脉络已经一清二楚了。


这个地方王一博小朋友的刻画特别好,他把小纸片跳到额头上的那种感觉给演出来了诶!


都说“只羡忘羡不羡仙”,这话从前我是不信的,现在我信了,也由不得我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