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泰资讯网

姚大伍 · 花草无心总关情——读花鸟画家姚大伍

2019-08-26 08:31栏目:体育





姚大伍,1963年生于北京。现为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研究员。












花草无心总关情——读花鸟画家姚大伍的作品


张桐瑀


工笔花鸟画是中国画中成熟较早的画科,它发轫于唐,经五代而进入重要发展阶段,形成了南唐徐熙和西蜀黄笙为代表的“黄家富贵,徐熙野逸”的不同画风,为后世开拓出基本的审美格局。北宋时期大场景花鸟画和南宋折枝小景花鸟画又开辟出不同的审美境界,奠定了元、明、清工笔花鸟画的发展走向,并一直影响着今天的工笔花鸟画家。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的繁荣、文化的发展,很大程度地促进了花鸟画的发展,工笔花鸟画又一次进入了一个繁荣期,在这期间,涌现出许多优秀工笔花鸟画家,青年画家姚大伍就是这些佼佼者中的一员。


从大伍的作品来看,他的习画历程和其他工笔花鸟画画家也大致相同,都以宋代花鸟画为法度基准,娴熟地掌握勾勒与着色的基本技法,为日后的创作打下坚实的基础。而与其他画家所不同的是,大伍学习宋人花鸟画,并没仅止于造型和各种技法的掌握,而是在此基础上更着重于体悟宋人花鸟画的境界,并将其转化为自己的创作资源。宋人花鸟画,不仅造型严谨、勾线、敷色一丝不苟,更重要的是,它呈现出一派雍和大方、静穆沉郁之气,给观者以“宁静致远”之玄想,深沉蓊郁之幽思。大伍早先时期的画就是以此种境界为底色,进行现代性转换的。


近年来,大伍又不满足于宋人花鸟格局,而向元人花鸟画用力汲取,努力把文人画中的“幽深淡远”吸纳于自己的创作中,在境界与意境方面再度向上超越。传统工笔花鸟所用纸张大多为生宣或绢帛,手法多采用“三矾九染”的方法,以求工整、细致地描绘物象,由于墨与色是层层平涂上去,虽雅丽透明有余,但渗化润泽不足,少了点笔墨韵致。为求工笔体制、写意意韵,大伍大胆地选择生宣纸来画工笔画,把工笔、写意冶为一炉,擢升出别有一番韵味的新式工笔画,和前些年落于宋人格局的画风拉开了距离,确立了他探究工笔画表现语汇的新走向。


不过,这样一来,问题也就一个一个地出现了。在生宣纸上画工笔,除了要具备应有的工笔画把握能力外,还要有写意花鸟的坚实功力,若不然,就无法把工笔、写意融合一气,使两种表现手法结合的天衣无缝。大伍工笔画自不待言,而写意画也是他的另一种能耐,无论“粗枝大叶”式的大写意,还是“一朵半枝”式的小写意,他都能磊落挥洒,气象不凡地表现出来。长期以来,由于种种偏见,使得画工笔的画家不注重写意画学习,画写意的画家不注意工笔画的掌握,工笔写意间似乎隔着“几重青山”,而“老死不相往来”。实际上,工笔画家应有写意画的素养,写意画家也应有工笔画的功夫,这样才能互渗互济,互为蒙养,提升画家整体的绘画能力和修养。


我们仔细品赏大伍的作品就会发现,他作品中的物象造型和物象轮廓基本上是工笔化的格局,而物象内部的色与色、色与墨的渗化交融却是写意化的韵味,这种外工笔而内写意的画法就是他新近的探索成果,也是他今后创作方向的新起点。


章法方面,大伍也在尝试打破传统方式,不再拘泥于“折枝”和三段曲线式布局,而是“出其不意”地横向铺排,让“纵”与“横”在画面上取得一个总量平衡,或横多于纵,或纵多于横,让一种因素控制住画面大局,其余的则围绕着它来展开。横向的铺陈,在拉开了和传统章法的距离的同时,也拉近了和现代人观木赏花时的视觉感受,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大折枝”给我们的想象空间更加宏大、画面境界也随之被无限放大,突破了传统工笔画的空间营造,适应了现代人的视觉经验。他在作品布局中十分注重线条间的“穿插切割”,表面上看来是物象的表现,实际上这些物象中都隐含着线的构成,形成线的、面的、空白的对比乐章。大伍十分注意物象在画面中的集中运用,花与花间有内在联系,叶与叶间有内在呼应,枝与枝间有内在照应,构成一个超越具体物象的形式构成,这无疑是他作品现代意味浓厚的重要原因。画面的完整性和单纯性是大伍着力关注的重要部分。他的画面色调都很统一,在统一中求得微妙变化,在变化中求得统一,画面远处看给人以块面的完整性;近处看,则给人以视觉的丰富性,在平面中表现立体,在立体中保持平面,这样即使画多少花朵,多少枝叶,也不会乱了阵脚且秩序井然。大伍的画,每一张都有一种色调在统一着画面,或冷或暖,或浓或淡,都以情调调动着,也就是说,他是把画面色调纳入到自己的情调之中,以情感人,以意动人。


大伍作为五尺男儿,却从事工笔绘画,免不得令人有粗疏简略之忧,弄不好会像许多男性工笔画家那样所画作品简单粗糙,不耐品赏。然大伍虽有魁梧之身,伍行之象,但在观察自然,体味万物上却能细致入微,悟对神通,心随物游,用艺术家特有的心灵去感知世界,体味万物。他笔下的一花一叶、一草一木,不仅形象生动,而且眉目传情,它们之间“你争我抢”、“你来我去”,使足了力气把宇宙自然的盎然生气呈现给广大欣赏者,这一切,如果不是画家先动了情,我们怎会感受得到呢?不过,我们要强调一点,此种情感是经画家的心灵过滤过的,是把一些浮躁浅薄的俗气涤除后,所保留下的更加纯净的赤子之心。大伍的花鸟画,外在构图的大气蓬勃和内在画法的精妙细微,也正是他自身的映照,也是他倾情于一花一草,感悟于人生万象的艺术表达。


大伍的工笔花鸟画,顺着传统的路径一路走来,并在传统的基础上有所开拓、有所收获,他秉承着前代画家严肃认真的治学态度,用学术的眼光探寻着他的创新之路,没有过多的噱头,有的只是他那执着的坚守。他把黄家的富贵转化为雅丽,把徐熙的野逸转化为冷逸,把北宋的大场景花鸟画与南宋折枝花鸟画相融合,又把无人意趣吸收于内,创作出既不失古意,又有时代新意的作品来,此种道心实在值得我们去借鉴和学习,惟其如此,中国画的时代发展才有可能。


作 品 欣 赏




镜像 200x200cm 2019年






梅与荷 200x200cm 2019年






瓶花与玩偶 200x200cm 2019年






松与乐 200x200cm 2019年






鸟与花 200x250cm 2016年






竹 34x110cm 2019年






菊 34x110cm 2019年






兰 34x110cm 2019年






梅 34x110cm 2019年